內容詳情

老師的細節描寫

時間:2019-10-06 08:58:35  作者:  來源  查看:0
先 生 的 細 節
文/七1班全體學生

回寢室的時候,總可以看到先生辦公室的燈是開著的,便覺得先生必定不像給我們上課時那般輕松;打水的時候,偶爾能遇到先生泡茶,便覺得先生是注重養生的;先生布置我們寫“先生的細節”,卻說:“你們沒必要寫我!”(金宇志)
先生幾乎不發怒,平時笑容滿面,有時會獎勵小組長一堆咪咪,擁有許多許多“錢”,有幾位同學就此成為了取款機。(楊望哲)
先生偏愛藍色,藍襯衫里有深藍,淺藍,純藍,條形藍,格子藍,花紋藍……藍色象征憂郁、文靜、理智、安逸、冰冷……想必,先生是理智而安逸的。(黃紫妍)
先生兩眼有神地盯著籃球,漫步小跑,雙手比劃著,指揮隊友。球來了,先生絲毫不慌,嫻熟地將球接過。迅速地向籃筐跑去。對面有人來攔截了,先生處事不驚,如同一口亙古不變的古井。先生一套“詭影迷蹤”,先來一個假動作,隨后身子一斜,帶球過人,接著,便如同猛虎下山,蛟龍出海,勢不可擋地越過數人。來到籃筐下,略微瞄準,擲球。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準確無誤地落入框中。(湯立天)
“別吵!”先生臉部肌肉漸漸緊張,黑炭似的臉龐,雷鳴般的聲音,跟張飛發怒似的。一瞬間,教室里無人再嘀咕。(胡航名)
先生的長相和言語都幽默,可也不是每時都存在的。一節晚自習,同學們的討論聲過大,先生的臉色變得難看,“安靜!難道你們的自習課就是這樣的嗎?”幽默先生瞬間成了怒火先生。(沈益僑)
隨著“吱”的一聲,門忽然一開,先生搬著作業本到了講臺,放下本子后,拿起戒尺,聲音低沉地說:“訂正!”(陳孝澤)
先生快禿的頭頂,反射著燦爛的光芒,他用威嚴的眼神,掃視著全班。(諸葛心怡)
“別怕,啊別怕!”先生深吸一口氣,以夸張的口型安撫著我們。他的手微微抬起,頭向四面轉動,希望能看到一只舉起的手。(陳顥雪)
先生用粉筆對著黑板上的公式不停地“摧殘”,一段時間后,公式不見了?哦,被涂成一團了。“大家再看看這個公式……”“老師,你的公式……”“哦,看看你們這個衛生……”(章馨月)
先生講得投入時,便會出現標志性動作,每一個停頓后,放在講臺桌上的手會抖一抖,一段話抖幾下,不說就停止。(劉淇)
教室的門悄無聲息地開了,全班同學的心一下子都提了起來。突然一個人頭露了出來,然后是一堆作業本,兩只手,最后看見全身,先生送作業本來了。(周子葉)
先生一手拿著書,一手不斷地敲著黑板,問:“誰來?”良久,教室里鴉雀無聲。先生開口:“別怕……別怕!”(陳若水)
先生通常穿粉色或藍色的襯衫,常孤獨地佇立于走廊盡頭,仿佛一個歸隱山林的俠客,一位修煉得道的真人。他凝望窗外,如凝望山島竦峙洪波涌起。他的身旁有一團若有若無、若隱若現的霧氣,他處于云霧繚繞的山巔,如曹操登臨碣石山。(周萬國)
先生笑起來很可愛,像美麗花園里最燦爛的花兒。兩眼彎彎地瞇起,像月牙;紅唇皓齒相襯,淺笑抬頭,打量我們寫作業與讀書的步伐。(張晨曄)
上課時若沒人回答問題,先生便說:“別怕,別怕。”第一個“別怕”把“別”字拉長,第二個“別怕”把“別”字拉得更長,逗得我們開懷大笑。隨后,很多人便把手舉了起來。(謝加睿)
先生眉頭擰成了一個大團,渾身散發著硝煙的氣息,大跨步地,急速地,向某位同學的方向而去。糟了!(項炳碩)
先生面色鐵青,眼睛瞪得銅鈴一般大,掃視著全班,砰——試卷砸在了講臺上。(葉天)
先生講課時,總將雙手放在背后,將頭微微揚起,邁著小闊步,神態自若。(馮永斌)
先生講到重點時,眉毛像裝了彈簧似的一挑一挑,雙眼放光,說話像按了快進……這時,我們需要凝神靜氣,不能漏過半個字。(湯涵)
先生猶如一個狙擊手,俯身45°,雙手撐成一把狙擊槍,槍口對準某吵鬧的同學。“砰!”先生帥氣地收了槍,優雅地欣賞“擊斃”的“獵物”,緩緩開口:“剛才分神的某同學已被擊斃,坐著的是獲得新生的某同學。”(湯禮越)
先生渾身散發著捕食者的氣息,他的每一步都如此沉重,每一步都山崩地裂,每一步都海枯石爛,每一步都散發著王霸之氣……又有人要遭殃了。(陳濤)
燈光忽然熄滅,教室里一片黑暗。先生火速趕來,雙手舉成一個“V”字型,兩手各握著一部手機,黑暗中只見兩道刺眼的白光,和鏡片上微微的反光,先生的身形卻了無蹤跡。(羅睿敏)
先生很少生氣,生氣時如龍吟虎嘯,神情奇怪。(蘇依銳)
先生大手拿著根短短的粉筆,不受控制地揮舞著,似乎我們是他的合唱團,粉筆是他的指揮棒,連表情也因這“美妙的音樂”而豐富起來。(陳萱琳)
先生站在講臺旁,雙手來回左右摩擦,眼神閃爍,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今天……”先生的聲音突然拔高了很多,著實嚇我一大跳。“老師幫大家解決一個老大難問題……”我長吐一口氣。先生的上課可是出了名的輕松,輕松中又傳授給我們許多知識。(陳柏衡)
先生不停地用手敲著黑板,黑板發出疼痛的“咚咚咚”的聲音。先生皺著眉頭,另一只手掐著紅筆,懸在空中,不停顫動著,“誰說一下這道題?”(江涵)
先生魔性的聲音加上特殊的口頭禪在我們班十分出名。先生張開手臂,安詳地坐在椅子上,用充滿包容的魔性聲音說:“別怕,別怕!”這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一位父親對孩子的期待。(曾祥銘)
我慢慢地翻起本子,翻到了那頁,一看,A+,心里的石頭便落了下來。先生正敲著同學的手,不禁覺得自己也手疼。(顏翰韜)
先生是樸素的,總是穿著一件藍色中夾雜著些許白色的格子襯衣,加一條藍色牛仔褲。這是一種簡約的風格,使得先生從頭到腳都透露出一種淡雅的氣息。(陳文哲)
先生喜歡穿大花裙,上課時,時不時用尖銳的眼神掃視著我們:“有兩個同學正在打瞌睡,提起精神,別走神!”(韓苡真)
“哦吼!”這聲驚嚇中帶著可愛,可愛中又帶著磁性的聲音,來著一位穿著格子襯衫深藍色牛仔褲還搭配了一雙黑色運動鞋的先生,他睜著大大的眼睛,驚魂未定,無處安放的大手懸浮在半空,恐懼的眼神盯著從半掩著的門里忽然冒出來的一個腦袋上。(黃嘉禾)
先生興致勃勃地給我們講莊子的“自由之龜”,整個人眉飛色舞,他那開玩笑式的幽默講解,總引得同學們哈哈大笑。(許俊康)
我顫顫巍巍地將書法作品遞了過去,“老……老師,我把自己的名字寫錯了。”先生瞪大眼睛,定睛一看,用手抱著頭,“噗嗤”笑了出來,“你這樣別人知道了,會把你笑死的!”(陳瑩)
先生上課幽默風趣,常拿自己開玩笑,弄得我們哄堂大笑。(潘澤宇)
燈刷一下全暗了,只剩大屏幕上發著微弱的光。先生此刻便像隱身了,只能看見講臺上有一件白襯衣。(黃章浩)
“這道題做過了又錯了,再錯我就要跳太平洋了!”先生怒目圓睜。(王欣怡)
先生臉色凝重起來,如同原本晴朗的天氣,突然就陰云密布。(黃銘)
嚴厲是先生的常態,戒尺在教學中是館中之寶,沒有學生不怕。(鄭賢偉)
先生神情嚴肅,怒目圓睜,舉起手指有力地敲擊黑板,手臂上青筋明顯,“睜大眼睛看清楚!”(章雅靜)
課上如果有同學走神了,在嘀咕什么,先生會大喝一聲,故意加重些語氣。機警的同學就明白了,先生在提醒呢。(許方錦)
上完課,先生把那個金色的U盤從主機里拔出來,用大拇指與食指捏著,上上下下打量著,似乎在尋找什么。隨后,先生把U盤放在手心,雙手合十,手掌不停地上下摩擦著,像極了小時候用手搓橡皮泥,又像是給U盤做按摩。(楊昊軒)
先生常著淡藍色條紋襯衫,戴著黑框眼鏡,充滿著文藝氣息。上課時,先生喜歡一手指著課件,一手拿著課本。講到重點時,會突然加大音量,發出重金屬聲音。(徐琦瑜)
先生是微笑大使,有次走樓梯,碰到先生在又跑又跳,感覺可愛得像只小兔子。(游安欣)
先生右手一橫,食指一伸,大聲說:“只寫細節,不要有惡趣味!”和藹的神情瞬間嚴厲起來。(歐陽寒櫟)
先生看看沒有人反應,便伸出雙手,手掌平伸,舉過胸前,用富有磁性的魔音說:“別——怕,別——怕!”(董良凱)
先生嘆了口氣,仿佛帶著寒氣,使教室里的溫度都降低了三分。緊接著,先生的語氣中帶著微微的怒意,如暴風雨前的征兆。(董志堅)
“嗯?”一直在教室兜兜轉轉的先生在講臺桌左側猛然一顫,發出一聲驚噫。我從未見過悠然自得之甚的先生如此驚疑不定。(陳赫)
先生優雅地在班里踩著輕盈的腳步,就像仙女在云中游,走過的地方總能留下淡淡的清香。(項星宇)
先生是我們班的“重點扶貧對象”,經常需要從一些聽寫差的同學身上“賺取”一些外快。先生十分慷慨,經常用賺取的外快給我們買蝦條吃。(張文博)
一席深衫著平日,竟顯老成神氣;無事一壺清沏,生活清閑安逸;勞時不知天時,苦坐如一。(黃婧怡)
“這句話這樣寫是不地道的。”聽到這句話就知道是哪位先生,她天天說:“LET’S GO TO SEE.”(林啟城)
先生的頭發像殺馬特,根根油光锃亮;常穿藍色格子襯衫,戴著鏡片發黃的眼鏡,身材短小,笑容夾雜著魚尾紋,像石子投進小水池掀起的波。(周翔)
先生常來教室探望我們,笑瞇瞇的神情,我無法忘卻。(張仁檑)
先生是低調的,總愛騎著一粉色小毛爐滿世界飛馳,人影蕭蕭,風度翩翩。(林薈薈)
先生講課帶著幽默,名言廣為流傳,“寫作文不要像老太婆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寫完型時應當退一步海闊天空。”“都說了DIE在現在完成時應用做BE DEAD,短暫性用詞直接帶進去,不知道死都死個一兩年下去!”(吳宇軒)
“我講課聲音才多大呀,你們一講話,什么都聽不到啦!”先生氣得渾身顫抖起來,拿粉筆的手指捏得愈發緊了,似乎要將粉筆碾碎。(章思琪)
先生上課一絲不茍,一雙明亮的眼睛射出凌厲的目光,仿佛看透了我們的內心。(陳建鵬)
先生似乎自帶光芒,日光燈釋放出來的光,從他那富有魔力、光滑的大腦反射下,語文學科開始富有生機。(李晗)
先生上課時眉飛色舞,眼神猶如一潭深深的秋水,讓你能看透文字,看透未來。(劉思濤)
先生說:“將書上的那些字用橡皮擦擦一下,會出現相應的物質,有出現,是正版的,沒有的是盜版的。”幾位同學馬上去試。此時先生又說:“騙到人就是有意思。”全班都笑了。(董建捷)
先生擼起了袖子,露出了黝黑的皮膚,與手上的粉筆構成了鮮明的對比。(虞明澤)
先生一襲黑色長裙,嘴唇緊抿,深褐虹膜驟然一縮,柳眉倒豎,纖纖玉手緊緊握拳,猛地向黑板上一砸:“講什么!”霎時間,寂靜以波浪式傳播,整個教室鴉雀無聲,唯有黑板微微顫抖。(李開梁)
一次,講到母雞,先生竟扯起了母雞的精神,只見他雙手叉腰,前后揮動,口里發出“咯咯”的叫聲。一時,同學個個前俯后仰。(楊詩渝)
先生戴著厚厚的眼鏡,隔不住深邃的目光。真誠的笑容總能拉近與我們的距離。年近半百,仍童心未泯。上課時,抑揚頓挫的聲音是有力的。有時脾氣古怪,突然發怒,卻是苦心。先生有豐富的內心世界。(羅欣悅)
先生拿過我的筆,一邊演算,一邊細致地講解。末了,還不忘嚴厲地告誡幾句:“講過講的題目了,不許再錯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心頭瞬間涌上幾分暖意。(黃霄)
先生發了試卷,又仁慈地分發幾套練習,嘴里還掛著“我的作業不多的”。一旦有人想抗議,先生便瞪大眼睛:“你竟敢不寫我的作業!”(柳德翔)
上課了,一米八的先生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拿著粉筆,拿粉筆的姿勢和拿煙的姿勢一樣。(吳家浩)
遠處傳來一陣陣鑰匙碰撞的清脆聲響。隨著碰撞聲越來越大,先生從門口走了進來,雙手還捧著一疊厚厚的試卷。走到講臺前,先生雙手一松,試卷落到桌上發出沉悶的“啪”的一聲。緊接著,先生雙手一撐,身體微微前傾,緩緩開口道:“今天,我們考試!”(楊德健)
先生常穿一件白色襯衫,人長得十分清秀,令人奇怪的是身邊常會有仙氣環繞,似乎與那片白色融為一體,若隱若現。(金邦滿)
先生教語文,卻常用畫畫來表現文字所描繪的畫面,使我深切地體會到文字的生動。(陳篤定)
先生雙腳直立,深呼吸著,向前助跑,一步,兩步,將球向前用力踢去,來了一記“圓月彎刀”。球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精確地砸在同學身上。他手一擺,呲牙一笑:“哈哈,基本操作。”(鄭燁)
先生在講臺上站定,左手捧著課本,右手執著尺子,側過身來,徐徐念起本節課的內容。到了重點之處,突然加大音量,轉身在黑板上寫起藝術品一般的板書。(金翔)
先生著一身黑色西裝,一揮手就是一大串的數學公式。只見他優雅地一轉身,拍拍粉筆灰,說道:“看,這個反比例函數就跟你們現在的表情一模一樣。”(徐悄悄)
每于清晨睡眼惺忪時分,先生早早地站在樓梯口,左手持杯,右手打招呼,他總能準確地叫出整個年段每個同學的名字。(王芷彤)
每到課間或是寫練習時,總有機會見到先生獨自一人站在窗邊,他揮袖輕輕撫摸鼻子和嘴,深邃的目光中有著別人摸不透的神情。(吳登峰)
先生是隨性的。總是穿著一件T恤配運動褲,有時甚至穿著拖鞋來上課。亂亂的頭發,不大的眼睛,眼角的皺紋,再加上臉上的胡渣,我想到一個詞:不修邊幅。(宋思琦)
靜謐的午后,先生在講臺上,身體微微前傾,口中一字一句,粉筆在黑板上洋洋灑灑,玫瑰色的光暈綴滿他的背影。霎時,他停下粉筆,眉頭緊蹙,眼神也愈加犀利:“要我說,這種題還錯的同學,就應該拉出去槍斃十五分鐘!”(黃曉濤)
看著我們在堂下奮筆疾書,先生臉上露出愉悅的神情,從講堂上站起,雙手背后,上身微傾,在組與組之間踱來踱去,皮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異常清脆。(陳柏杉)
先生的眼睛清澈透亮,是很漂亮的杏眼,眼尾細紋彎彎,眼神攝人心魄,無與倫比。先生吃素六年,竟是為了紀念在另一個空間的故友。(邱子涵)
先生站在講臺桌前,一手摸著圓滾滾的肚子,一手翻著試卷,笑瞇瞇地打趣道:“都是大水貨!”(吳佳怡)
先生常身著一襲長裙,秀發往腦后梳著成條整齊的馬尾,前額一小撮碎發充分散發著青春與活力。(李思彤)
先生很少發脾氣,唯一的一次,先生在板書時,底下有人竊竊私語,先生臉色風云突變,將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傳到了那個安靜下來的角落,他指著門,以低八度的聲音,悶雷般:“現在,給我到辦公室去,帶著桌椅,馬上。”(李斯鴻)
先生說自己是山東的,于是濃厚的口音便是整堂課的亮點。在濃厚的口音之下,“斐波那契”定理赫然成了“黑不拉嘰”定理。(楊可俊)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關于秋天的優美段落 105篇
猜您感興趣
相關作文
最熱作文
關于本站 -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 聯系站長
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請聯系QQ769913200
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
6码倍投10期方案